纳德拉,那个解救微软于水火的男人,却曾因这件事被骂了

admin
admin
admin
80975
文章
0
评论
2018年8月22日20:55:46 评论 3 次 4477字阅读14分55秒

微软,曾是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1999年就曾创造过6205.8亿美元的阶段性市值记录。可惜,因为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这家巨头的市值一落千丈,逐渐萎缩到3000亿美元以下的水平。面对这个没落的帝国,媒体一度称之为“烫手山芋”。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经过几个月的博弈,于2014年1月被董事会正式任命为新任CEO。自此,上台后的纳德拉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成功让微软的市值重回第一阵营,与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等并驾齐驱。

那如何让微软再度成为一家有影响力的公司?为什么修复公司文化,重新找回使命感很重要?对此,纳德拉有话说。

今年7月,微软发出了一份亮眼的财报——各业务线全面爆发,涨势喜人超出预期。财报公布后,微软股票盘后一度大涨5%。而就其过去一年的表现,微软市值更是上涨了40%,成绩斐然。而就在财报发布6天后,纳德拉停下了奔波的脚步,转而去“黑客马拉松”(Microsoft Hackathon)活动上倾听员工的声音。

据了解,这是微软在雷蒙德总部发起的一项活动,为期3天,超过23,500名员工参与,目的是为了激发员工使用新方式思考工作。趁着这个机会,不少员工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比如,一个团队开发了一个用金箔镶嵌的带有传感器的数字纹身,如果将其用到人的皮肤上,有朝一日就能实现通过轻拍纹身完成开灯、放音乐等动作;还有一个团队升级了该公司Seeing AI应用程序的功能,可将手机摄像头作为光学字符识别设备,把菜单和其他文本用语音表达出来,以帮助视力受损的人。

纳德拉认真倾听每个人的声音,身旁的桌上到处都是笔记本电脑,Talking Rain旗下的Sparkling Ice饮料(微软的客户)。最醒目的是一个3英寸高的银色玩具机器人,身上写着“2018 黑客马拉松”的字样。

纳德拉,那个解救微软于水火的男人,却曾因这件事被骂了

事实上,在2014年2月正式出任微软CEO后,纳德拉就一直梦想着这场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黑客马拉松”。只不过,在过去的5年里,虽然出现了成千上万的项目,但只有少数几个能激发出主流产品的灵感。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大多数能改变世界的想法并不是微软投入了很多资金的商业技术。

但这也不影响纳德拉对黑客马拉松的热情,对他来说,这个活动还有另一个目的:将微软塑造成一个现代公司,改变其僵化、等级森严、傲慢的文化。这也是在他成为微软第三任首席执行官后的首要任务。他还表示,CEO中的C应该代表文化(culture)。对纳德拉来说,使命感和文化是公司的两大支柱。对于任何一家机构、组织来说,这两部分都是持久性支柱。

他说:“能够让我们始终如一地做到这一点的就是文化。这就是我为何说我们需要创造必要条件,通过改进文化实现我们使命的原因,即便设计的文化不像你要实现部分目标那样。”

尽管微软被认为是历史上最成功的的科技公司之一,但自从与移动、搜索以及社交网络领域失之交臂后,微软经历了漫长的低落期。此外,在外界看来,微软内部存在一种有毒的文化,主要以明争暗斗为主。所以,人们认为,微软成为了一个正在没落的传奇。

帮助没落的传奇寻找“使命感”

微软的竞争对手,像苹果、谷歌和Facebook等都被视为科技的创新者,这代人在没有使用过微软产品的情况下,成长起来了。那究竟纳德拉想在黑客马拉松活动上想寻找什么呢?

“当你非常成功的时候,总会遇到这种情况——与自己最初的成功相差万里。1992年,我们甚至还常常谈到我们的使命,比如,让每个家庭、每个桌子上拥有一台PC。不过,还没到那个10年的末期,我们差不多就完成了这一使命。”纳德拉表示,“那么接下来呢?下一个使命是什么?这让我们在使命的营销口号上可能存在混乱。因此,我想重新找回使命感。”

找回使命感,首先要了解一下微软现在的转变,以及为什么员工会相信纳德拉的领导会继续为微软带来持续的成功。已在微软工作了20个年头的首席设计师Asta Roseway表示,如果是在几年前,她提出来的金箔数字纹身项目根本就没有讨论的余地,“但现在我们正朝着有创造力的方向发展”。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有PC,就有微软。其DOS、Windows以及Office产品为数十亿的PC提供了动力,并引导了现代科技时代。而在出现了网景通信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的浏览器以及万维网(World Wide Web)后,比尔·盖茨重新将公司定位为“互联网浪潮”,并最终在网络革命中捍卫了微软的领导地位。

纳德拉,那个解救微软于水火的男人,却曾因这件事被骂了

微软从Windows对桌面操作系统的垄断以及office应用和IE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但苹果等竞争对手却在边缘挣扎。21世纪初,极客文化的出现让事情发生了转变,他们开始批评微软的获利方式。2004年,谷歌上市,作为对微软的全民公投,它确立了一种企业精神:不作恶(不过2015年谷歌被指在搜索引擎领域存在垄断行为,该公司将这一说法从其行为准则中删除,改为“做正确的事”)。

随后,在智能手机、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中,微软错过了三次重大的技术转变,导致谷歌搜索、苹果iPhone以及Facebook各成一霸。而在微软经历了45亿美元收购雅虎以及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等失误决定后,纳德拉决定重写微软“代码”。

加入微软,让其他人酷起来

2017年,纳德拉在其新书《Hit Refresh》中分享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以及深入谈论了让微软成为一个更具同情心的公司的计划。同时,纳德拉也承认自己缺乏领导力,因为受到斯坦福大学Carol Dweck教授的影响,他认为:“我们正在追求的东西,就代表我们是不完美的,我们要永远保持这种状态。”

此外,纳德拉的领导哲学在于,领导一家因嫉妒苹果和谷歌的成功而有所改变的公司,不会让我们走的太远,也不会实现真正的复兴。与盖茨和鲍尔默时代思维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而这种转变,也出现在微软的产品中。

几年前,微软的产品几乎样样与Windows有关系,而在今天,用户可以在iPad、Android设备上运行Office应用了。当然,在Mac上使用微软的Visual Studio编码工具也成为了可能。今年早些时候,微软还花了75亿美元收购了GitHub,这是一个开发者服务,其开源、代码共享的理念曾被认为是微软的对立面。

正是因为微软的这种新思维方式,负责企业发展和监督收购的佩吉·约翰逊(Peggy Johnson)决定从供职了25年的高通离职,并于2014年加入微软。她表示,自己的“意外决定”就源于纳德拉允许在苹果iOS与谷歌Android系统上运行Office软件。而佩吉·约翰逊也成为了纳德拉任CEO后,第一个雇佣的员工。

纳德拉,那个解救微软于水火的男人,却曾因这件事被骂了

实际上,纳德拉的这一决定也意味着公司必须远离其核心业务,重新探索客户真正需要的东西。这是一步险棋。纳德拉一贯秉承“由外而内”的观点,并将其与合作伙伴的关系视为“在共同价值和可接受度中寻找盈利能力,共同打造新的产品”。这一观念很容易与其他人产生共鸣,促进微软的进步。

不过,纳德拉称,对于想要到一家酷公司工作的人来说,微软不是一个好选择。微软的目标是让其他人做酷的事情。

纳德拉比库克更有远见,但不像马斯克那样疯狂

纳德拉出生于印度海得拉巴,当时印度正在重塑自己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地位。年轻时候的纳德拉对计算机很着迷,21岁的时候开始了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学习计算机科学的经历。1990年,他加入了太阳微系统公司,两年后,加入微软。众所周知,纳德拉曾放弃了绿卡,转而申请H1B签证,只为让妻子Anu更容易进入美国

对此,纳德拉表示,美国需要接受“开明的”移民政策,才能保持竞争力。他说道,“我自己本身就是美国两项事物下的产物,一个是美国的技术帮助我成长,另一个美国的移民政策让我实现了梦想。尽管前路充满挑战,但这个确实是只能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所以,对美国来说,移民政策仍是一个绝对的优势。

此前,纳德拉也不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人。有资料显示,在他加入微软之前被问及,如果在马路上遇到一个哭泣的孩子该怎么办。纳德拉毫不犹豫的说打911。当时的采访者告诉他,你需要一些同理心,如果孩子在街上哭,请把他抱起来。

现在,纳德拉的使命就是教会微软去拥抱他自己努力实现的同理心。于是,在接手领导这个高级团队的时候,纳德拉要求每个人都去阅读马歇尔·卢森堡的《非暴力沟通》(Marshall Rosenberg's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这是一本关于和谐共处、促进合作的著作,纳德拉希望高官们能相互支持,而不是互相攻击。自此,以往因激烈的攻击而出名的会议变为了鼓励会议。这也成为了微软改变企业文化的第一个明显的信号。

此后,在要求公司拥抱社会良知的员工的敦促下,纳德拉和他的团队在移民和隐私问题上公开立场,特别是支持苹果2016年对抗FBI要求绕过iPhone安全获取资料的要求,并将隐私定义为人权。另外,微软还摒弃了微软此前“Microsoft Knows Best”的想法,真正“痴迷于”关注客户的问题以及用户对其产品的看法。

纳德拉,那个解救微软于水火的男人,却曾因这件事被骂了

毫无疑问,关注客户,关注自己扮演什么觉得以及更好的理解自家产品和服务,对微软来说是最明显的最重要的一个变化。

不过,纳德拉也并不是全无过错,至少就女性平等问题上,曾有过“不合适”的回答。前微软董事会成员、哈维姆德学院(Harvey Mudd College)校长玛丽亚•克拉维(Maria Klawe)询问了他对寻求加薪的女性的建议。当时纳德拉称在努力的过程中,系统会做出正确的加薪决定的。对此,不仅仅是玛丽亚•克拉维,整个科技行业都谴责了他的回答。

如今,纳德拉本人也认为自己当时的反应是荒谬的,并对未能认识到女性在职场偏见中是受害者表示歉意。从那以后,他一直致力于缩小性别收入差异,同时,公司还会发布更多关于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数据。去年11月,微软表示,目前女性员工占比27.3%,高于2016年的25.8%。不过,这一增长也主要是微软收购领英所推动的,如果没有这些,微软女性员工数量在一年内几乎没什么变化。

微软的下一步发展:为所有人“编码”的使命

如今,微软已经从一个超级竞争的“毛毛虫”进化为了一个更友善更温和的“蝴蝶”。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对这个问题,似乎也是微软想要回答的问题。对纳德拉来说,他希望微软的产品能成为所有人生活的一部分,或许用户不再使用Windows电脑了,但可以在iPad Pro上通过他们的产品编辑文档。也许人们不使用微软Cortana,但也许下次在拨打人工服务时,Cortana能帮助他们尽快解决问题。

此外,微软可能(或可能不会)将其价值5,000美元的HoloLens增强现实系统向消费者开放。但微软还是相信AR将改变企业,从数据可视化的方式到培训应用。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大批用户购买微软Surface,但纳德拉已经获得了商界的广泛支持。

Technalysis Research的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Bob O'Donnell表示,纳德拉“做得很好,但没人完美。纳德拉要比库克更有远见,但不像马斯克那样疯狂。也许他有点像皮查伊,但是比皮查伊更具协作性。”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8月22日20:55:4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yu72.com/tech/682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