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被曝“售假”600万背后,品牌授权生意有多“吸金”?

admin
admin
admin
3745
文章
0
评论
2022年4月24日17:45:19 评论 0次
  • 拼多多砍价群
  • 微信扫一扫进群
  • weinxin
  • 各行各业微信群
  • 微信扫一扫进群
  • weinxin

近日,#辛巴售卖假货瑜伽裤一晚销售额超600万#、#YPL回应辛巴旗下主播卖假货#、#YPL再回应辛巴一夜售假600万#、#辛选称所售瑜伽裤不属于假货#多个话题登上热搜,再次将网红主播辛巴和他的团队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辛巴被曝“售假”600万背后,品牌授权生意有多“吸金”?

然而在争议中,辛巴公司和“品牌方”数个回合的各执一词,晒材料,让事情的真相愈发扑朔迷离,陷入罗生门,到底谁才是“正品”,难道都是“正品”?

从最新的回应来看,问题或许出在商标授权上。

“贴牌”在当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靠“商标授权”做着几乎“无本万利”生意的品牌有不少。不过,随着新零售模式的出现以及“贴牌”导致的品牌美誉度下降,“商标授权”的生意似乎也进入了红海阶段。

一夜销售额超600万却是“假货”?

4月18日,辛巴和旗下主播“蛋蛋”在网络直播间,现身带货了一款名为“YPL防晒凉感裤”的产品。有消费者下单后发现YPL品牌官方并无这款产品,质疑辛巴售卖假货。

22日,澳大利亚YPL通过其官方蓝V微博号“YPL运动潮品”声明称,辛巴方面所售产品不属于YPL发售品类范畴,相关经销公司以及生产公司,均非YPL正规经销生产渠道,无YPL品牌营销、授权使用、产品生产销售等资格。

 

根据相关数据,该产品直播间售价63元,已售数量超过10万件,销售金额超过600万元。

“YPL运动潮品”表示,考虑该产品销售数量、金额巨大,YPL 将依法对该产品经销公司,生产公司进行追责,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同时,针对线上销售,YPL有权对相关产品链接、店铺、主播等进行同步追责。

对此,辛选方面则表示,YPL商标的原持有人为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哈尔滨澳生源贸易有限公司于2021年1月1日获得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授权,授权期限为2021年1月1日至2026年12月31日,并可转让授权。

今年4月,原商标持有人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申请将商标转让给澳大利亚YPL有限公司后,因双方在转让前后就授权第三方使用商标已存在争议,因此出现商标受让方称直播间所推广产品“不属YPL品牌旗下产品”的说法。

 

 

商标疑云:“YPL运动潮品”和澳生源,谁拥有正版?

尽管澳生源声称持有国际分类中25类服装鞋帽的“YPL”商标,但该商标与澳大利亚YPL商标并不一致。

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澳生源在25类服装鞋帽中共申请过三个“YPL”商标,目前两个变体商标处于无效和申请状态,唯一一个显示“已注册”的“YPL”也与澳大利亚YPL所持商标图案不一致。澳生源唯一一个与澳大利亚YPL相同的商标,却是属于24类的布料床单,并且显示无效。

 

天眼查显示,哈尔滨市澳生源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盛爱琴。2021年,该公司投资的广州市澳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另,抖音平台上此前发声力挺辛选的“YPL运动旗舰店”,目前删除了相关声明。该账号注册公司为深圳莎多拉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并无“YPL”相关商标注册,且其在今年3月7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为“经营异常”状态。

而此次事件中,双方材料均出现的澳大利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在国内多个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均无法查阅到相关信息。

就在扑朔迷离之时,“YPL运动潮品”微博号在23日晚间发布最新声明称,因此事涉及的商标授权争议,目前已妥善解决。对由此给相关公司、广大网友以及辛有志带来的影响表示歉意。

 

品牌授权在服装化妆品等行业风行

从双方的最新回应来看,此次辛巴“售假”风波或许出在品牌授权上。

“贴牌”在当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靠“商标授权”做着几乎“无本万利”生意的品牌有不少。

此前,大家耳熟能详的Nautica、Forever21、BrooksBrothers等知名服装品牌的母公司“ABG”一度打算在纳斯达克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ABG既不生产、也不销售服装,而是靠收购、改造和运营品牌,通过超过800家合作伙伴将品牌知识产权IP转化为可见的营业收入。ABG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收入达到4.89亿美元,年均增长率7.6%,旗下管理的品牌超过32个。

 

在国际市场上,品牌管理这一细分赛道中仅存在为数不多的对标企业和上市公司,包括IconixBrandGroup、WHPGlobal、SequentialBrandsGroup等,现有市值皆不低。

值得一提的是,ABG管理的很多品牌都是通过收购此前经营不善的公司并对其进行重新改造和管理,这无疑给国内诸多经营并不景气的服装品牌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国内A股中,能与ABG商业模式对标的,仅有南极电商,而后者估值约300亿元。

 

根据公开的资料,南极人是成立于上个世纪的内衣企业。但是2008年起,南极人开始了企业的转型之路,不要工厂和经销商,只做“商标授权”的生意。而2010年12月28日,南极人推出“NGTT”共同体商业模式,致力于建立电商生态综合服务体系。2015年借壳江苏新民科技上市,股市简称“南极电商”。

南极人把这个毛利润达到90%以上的“商标授权”的生意做到了极致,仅2020年,南极电商主营的品牌授权及综合服务业务收入合计为13.27亿元,占到了该公司当年全部收入的约1/3。

 

在电商平台搜索可以发现,不仅是保暖内衣,网上还能搜索到南极人的窗帘、羽绒服、床上用品,甚至有吸奶器、迷你洗衣机、电动按摩椅以及桌子等等,似乎“万物皆可南极人”。

纺织行业很多老牌国产品牌,也早已走上这条路。一些商家表示,每年只需要支付几万元的品牌使用费,再按照销售数量付费使用吊牌,其余授权商基本不再过问。而有一些行业细分中 品牌的使用费甚至可以低到万元以下。

在一些品牌授权网站上,一些老一辈人曾经耳熟能详的名牌也位列其中,如皮尔·卡丹、PLAYBOY、卡帝乐鳄鱼等。“贴牌”所涉及商品种类以服装为主,此外还涉及鞋配饰箱包、日用百货、母婴童装到家纺产品不等。

 

目前这股“贴牌风”也在化妆品、保健品、食品、小家电行业风行。其中,仁和的化妆品和保健品、修正的化妆品以及九阳、飞利浦部分小家电也已采取这一模式。

 

新零售模式下“贴牌”生意难做了

贴牌是不是一项好生意?从南极电商一路走来的历程看,此前这确实是一门“无本万利”的好生意。2015年借壳当年,南极电商实现营业收入3.89亿元,净利润1.72亿元。到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72亿元,净利润11.88亿元。五年营业收入翻了近9.5倍,净利润翻了近6倍。

根据南极电商2020年财报,其品牌综合服务业务的毛利率达到93.26%,经销商品牌授权业务毛利率为94.37%,而同一时期的“货品销售”毛利率仅有1.17%。“贴牌”业务的利润可见一斑。

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贴牌”的赛道已经成了一片红海。这些贴牌产品大多都只在电商平台上销售。同一电商平台上同类目的同品牌“贴牌”店铺已经饱和,有的平台甚至无法再审核通过在某一类目下要新开某一“贴牌”的品牌店。

近些年,一些品牌授权企业疏于对“贴牌”企业的严格把控,质量问题频发。其中,在过去几年中,南极人品牌多次因质量或抽检存在问题上了监管部门或消协组织的黑榜,这样品牌的声誉大受影响。在消费者心中,对这类“贴牌”品牌的好感度也会大大降低。

 

除了质量和品牌口碑的风险外,分析人士表示,市场环境的变化也让“贴牌”生意越来越难做。在新零售的模式下,供应链型企业话语权增加,加上消费者购物模式的变化,对于生产型企业来说,用品牌来支撑销售已经不再是唯一选择。有更多的企业选择新营销模式来“自己挣钱”,其中S2B2C模式,最为突出。这一模式也就是大供货商组织货源,渠道商成为桥梁,上接大供货商,下接顾客,完成商品流通和用户需求反馈的循环。在这一模式下,商家甚至可以完成对消费者的定制化服务和商品。

这也难怪昔日“商标授权”大王的日子也不太好过。根据南极电商2021年中报显示,公司在今年上半年主营收入16.61亿元,同比上升2.15%;归母净利润为2.46亿元,同比下降42.85%。在这之前的2020年第四季度,其净利润已经出现了明显下滑,从2019年同期的5.82亿元,下降到了4.43亿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